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文化

云南道路史简说之三——蜀身毒道

时间:2019-03-01       作者:赵忠泉      来源:      点击:
   公元前321年,古印度孔雀王朝时期的学者、护月王“大秘书”乔底里耶在他的著作《政事论》中说:中国成捆的丝绸,贾人贩到印度。当古印度的上层贵族在尽情享用这些精美织物的时候,这位智慧的政治家却安静而专心地做了两件事,一是为其用梵文命名---Cinapatta”,意思是支那成捆的丝绸,二是关注和探求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阿萨姆地区以东一个锦绣繁华的国度和从这个遥远的国家翻山越岭贩运“Cinapatta”的'商旅道路一一从哪里来?怎么来?走过了哪些地方?
1.jpg

100年后,古印度与中国始皇帝嬴政同时代同样伟大的阿育王举行了盛大的佛会后派出多路僧人四方传播佛法,洱海地区大黑天神和阿嵯耶观音崇拜的阿吒力教形成,观音点化细奴逻等分头走进神话传说或文物遗迹或宗教痕迹或民间祭祀礼仪,若隐若现的古印度文化痕迹让我们对那条贩运“Cinapatta”的古道充满了想象一一世界两大古文明之间注定有一场约会,地点在风花雪风月的大理!

image003.jpg

 

image004.jpg

又一个百年过去,公元前122年,强大的大汉王朝进人了汉武帝时代,出使西域的张骞回到长安向朝廷上书称,在大夏(现阿富汗等西亚地区)时见到了蜀锦、邛竹杖等,当地商人说是从大夏东南数千里外的身毒(古印度)贩卖过来的,因而断定“(蜀)去身毒不远矣”,而且“从蜀宜经,又无寇”因此,成都(蜀地)到古印度转而到西亚阿拉伯地区的古商道是捷径,而且相对于匈奴骑兵阻滞、小国部族林立、盗匪肆虐的西北丝路是畅通安全的。

image005.jpg


   
早在公元前316年,依托先秦就开通的由咸阳长安关中地区通往巴蜀的“石牛古道”,秦名将司马错灭蜀后,秦相张仪至蜀地设置蜀郡,郡驻地因天府之国的富庶而“三年成都",秦实现大一统,李冰父子郡守蜀地,由成都而循岷江至宜宾采用与筑都江堰相同的工程措施一一“集薪焚石,浇水灌裂”,修建“
道”,后任常安继续按照“直道”、“驰道"秦制道路修治标准,整治入滇道路一一“五尺道”,通至“味”即今曲靖。

image007.jpg

汉武帝为了打通“蜀身毒道”在长安掘昆明池习水军,武力征服了作为古道咽喉的洱海地区(“汉习楼船”由此而来),并设置了云南、叶榆、邪龙、比苏等县,并改扩建永昌道即博南古道。直到东汉永平元年(公元69年),哀牢人全族归附汉中央王朝,朝廷又设置永昌郡(今保山市),博南古道得以直通掸(今缅甸)而包括身毒在内的印度洋诸国。至此,汉武帝孜孜以求的“通蜀、身毒国道”已不再是一条民间商旅线路,而是在各郡县设“道桥掾”属吏、沿途按照“五里一邮,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规制设置了道路管理养护机构的“官道”。

image009.jpg

蜀身毒道以成都为起占分两条线向西南延伸,西线也称灵关道、清溪道,过雅安、西昌,又分岔走渡口到永仁、姚安至云南驿进入洱海地区,或者走盐源、宁蒗、丽江、鹤庆、洱源进入洱海地区,东线也称朱提道、石门道,过乐山宜宾、豆沙关、昭通,贵州咸宁、云南宣威、曲靖、昆明、楚雄至云南驿进入洱海地区。从后来按照典籍记载绘制的"蜀身毒道"道路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汉代西南地区道路成网比较密集的就是成都和大理两个区域,洱海地区当时发达的古道路网覆盖范围已经遍及现代大理白族自治州12个县市。

image0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