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路先锋

这个状元很“平常”

时间:2018-10-15       作者:彭芳      来源:      点击:

     201891315:06,一条“姚权获得云南省筑路机械操作技术状元”的喜讯在弥渡分局炸开了锅,随后在整个大理公路局的朋友圈也转发开来,大家纷纷点赞。对于这个状元,可以说是大家的一个“惊喜”。

三天之后,我有幸参加了姚权的采访。而对于状元这个惊喜,我们得到的答案是很“平常”。

1.jpg

 

他和所有状元一样“平常”,身上的标签是能吃苦、肯学习、会创新。

 

肯吃苦

汽车出了丽江,沿着十八弯山路,蜿蜒而上, 2个小时过去了,满目,除了山还是山!终于,在转过又一座山峰后,找到了出口,一个富有彝族特色文化的砖红色小城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再走九公里就到姚权工作的第一个站所了。”陪同我们采访的宁蒗公路分局杨工说。

蜂子岩机化站,坐落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山。从城里出来,我一直没有见到过一户人家,只见到几只小羊正在田里忙着吃草。下车后,四周望去,一个人一户人家也没有。这个荒凉而寂寞的地方不禁让我发怵。

党总支书记付正华告诉我们:“宁蒗啊山高路远,气候寒冷,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9度,一入冬12月就开始下雪,直到3月底才结束。”

 2014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把省道永景线白岩子峰路段都阻断了一个星期。”和姚权一起参加工作的纪检组长木智说到。

当时宁蒗公路分局组织人员全力抢通,姚权也参与了其中。在海拔3500米的高原路上,一个星期的铲雪保通,时间紧任务重,饿了就生个火,烧两个洋芋,烤两个粑粑,拿起地上的雪水煮沸了就着吃。有同事回忆“每次姚权都吃得特别快。其实我知道他是吃不惯洋芋和干粑粑,吃得少,也吃不饱,但干起活来总是冲在前面”。

结束了会议室的采访后,我们来到院子准备到下一站。

“你们看看,这是姚权以前开的大车,和其他的车没两样吧?”姚权的大车师父指着院子里停着的车子问到。

“当然和其他大车是一样的,李师傅你是周末喝的酒没醒,打趣我们吧”弥渡分局党总支书记杜永旺开玩笑地说。

“你们弯下腰看一下,前钢板和后钢板是不是一样厚,这样的车你们肯定没见过吧?”

“前钢板厚20公分。我带他的时候,我坐在副驾驶上都颠簸得受不了,更何况是坐在驾驶座上开车。”

“我和他说过两次,让他和分局材机员提一提,修理一下。”

他的回答是“分局也是经费紧张,算了,还能克服”。

“一开啊,就是两年!直到离开。”李师傅感慨到。

 

肯学习

“小姚,这个星期我家里有事,你帮我值一下班吧!”

“李师傅,这次放假我不回家了,我帮你值班吧!”

  ……

这是姚权帮忙别人值班的一个场景。回家路远的姚权几乎承包了每年六分之五的值班工作。

自从分局送他到大理学到大车驾照以来,经过李树民带他熟悉路况、适应路况一个星期后,他便一个人开始慢慢开着车上路。不到半年他就能独自一人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开着大车熟练的跑。

师父李树民称赞他“手勤脚快,脑子也转得快,所以车也学得快”。

其实哪有学得快的秘诀,还不过是最平常的道理,多练习。值班次数多了,开车上路巡查的次数多了,练习时间自然多了,也就慢慢熟悉了。

“对了,姚权还是我们分局的装载机操作能手。还是他自学的呢。”和他最要好的同事杨学伟说到。

 2015年,宁蒗公路分局组织了一次内部装载机培训姚权刚好请了公休假回家,错过了装载机的培训。收假以后,他就一个人利用周末值班的时间,在蜂子岩机化站的备用沙堆里自学,和装载机“死磕”两个星期后,他学会了装载机的操作。

“不仅学习机械勤奋,养护技能的学习也很用心。不到三天啊就把层铺洒的石头也洒得很均匀”前蜂子岩机化站的站长说。

 

会创新

 2014年,姚权分到战河管理所,管养的里程上确实减少了10多公里,可是路面等级多数是三级路,甚至还有11公里的等外路。看着搅拌机一整天运作,拌合的料子只够铺十多个坑塘,姚权主动找所长商量使用装载机拌合。

“我当时就同意了,把装载机拌合的工作交给他负责,并要求对冷拌冷补料的配比也进行改进。”战河管理所所长说到。后来经过和同事的共同探讨和实验之后,为了便于装载机拌合,便把水的配比提高。改良之后,拌合一个小时,就能出两个大车的冷拌冷补料,解决了每天料子不够的难题。

 

他总是把困难的工作当作“平常”自己的工作一样,认真、负责。

“姚权,我们明天计划用“MOH”冷拌冷补料铺路面,计划用装载机拌和,这个工作就由你负责。”“姚权,这几天驾驶员请假了,你顶上一下。”“今天,安全员身体不适,你替他一下。” “姚权,记录员要休产假了,只能辛苦你学习一下,干上几个月。”这是东武邑所所长石宏宾给姚权安排工作的一些场景。每次前一天的安排,第二天早上他总是能早早就位。

所长每次外出学习期间或请假时,整个站所的管理交到他手上,他打理得井井有条。

“那段时间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达到所上,整个站所里里外外看一遍,思考如何安排一天的工作。”东武邑站安全员彭爱山说。

每天的计划出来以后,召集职工征求意见,直到大多数人都同意以后才开干。一个老职工谈到“这个人真不容易,管理民主,而且自己带头干,遇到重活不会绕开,重工具每次都是他抬,跟着他干我们心里也挺高兴的!”

今年4月我接到姚权的一个电话“杜书记安排我参加大理公路局“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演讲比赛,我十多年没站在几十号人面前讲话了,而且还是演讲,毕业以后就没背过书了,记忆力也是减差了,你一拿到稿子就赶快传给我,趁着民族节放假我刚好有时间背一背。”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硬”工作,最后是姚权给接手完成的。

农历713日,姚权提前安排好工作,请了一个星期的公休假准备亲手为自己最亲的刚过世的爷爷筹办一次烧包仪式。可是刚请假一天,筹备工作还没完成,工会一个电话让他去参加筑路机操作比赛的选拔赛,他没有任何犹豫,第二天就达到了比赛场地。

 

我本来就不想当英雄,只想当一个“平常人”呵护好一个“平常的家庭”。

在宁蒗分局采访时,我们举行了一次采访座谈会,请姚权的同事谈谈对他的印象和看法。

有一位同事说:“调走的获奖的都不是英雄,现在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英雄。”大家便大笑了起来。

采访他本人时,我把这件事转述给他。

他笑着说到:“他说的对,能在宁蒗那个地方留下来真是不容易。对我来说。我本来就不想当英雄,只想当一个“平常人”呵护好一个“平常的家庭”。”

2016年,爷爷病重,儿子降临,作为顶梁柱的自己远在他乡不能尽自己的责任,于是就写了申请调回弥渡公路分局。想在爷爷弥留之际,陪陪爷爷,留给爷爷最后一段开心的记忆。

在采访他本人的时得知:姚权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爷爷是一名检察院退休人员,爷爷从小养他教他,上大学时的生活费爷爷也时常赞助他,爷爷给的疼爱也比爸妈多。所以这个懂得感恩的孩子也就和爷爷异常的亲密。80岁高龄的爷爷也就成了他工作时最大的牵挂。刚到宁蒗时,每星期他都要给家里打电话,主要是询问爷爷奶奶的身体情况,后来他直接给爷爷买了一个电话,每个星期至少和爷爷通一次电话也成了习惯,有时甚至是爷爷主动给他打。爷孙两的每一次通话总是互相勉励,孙子宽慰年老的爷爷,爷爷也用老同志的工作经历和工作理念勉励孙子安心工作、坚守岗位。

当得知他获奖时,我发了一条内容为“恭喜获奖!”的短信,而他回的短信也只有“谢谢!”二字,这个状元的荣誉,似乎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多的激动。

采访时,我问他,比赛之前和比赛时想过自己会得第一名吗!”

“没想过。练习的时候,排在我后面的几个成绩都比我好。”一边回答一边在整理所上安全巡查记录。

那你觉得这次获得压路机获胜的关键是什么?

他答到: “平常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