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路先锋

“状元”的故事

时间:2018-10-15       作者:罗仕花      来源:      点击:

     中等个头,身量略微结实,一身休闲装扮,左手无名指戴着一枚金戒指(妻子送的生日礼物),动作沉稳,说起话来不紧不慢,还带点外地口音,不是纯正的弥渡方言,他却是云南省第十五届职工技术技能大赛“云南省筑路机械操作技术状元”称号的获得者。

1.jpg

2011年,姚权通过招考来到了参加工作的第一站宁蒗公路分局。宁蒗彝族自治县,俗称“小凉山”,位于丽江市西北部,山峰林立,沟壑交错,属山原地貌,为高原季风区,年最大极端气温差可达39℃,天空纯蓝,湖泊静美,云雾缭绕,悠然静谧。但对外地人、养路新工姚权来说,宁蒗山高路远,弯多难行,听不懂彝族语言,吃不惯坨坨羊肉,工作和生活环境的适应并非易事。

在离家300多公里的“小凉山”,工作的辛苦和生活的不适应都可以克服,最让姚权难受的是想家。父母亲身体好吗?日渐老去的他们能应付农忙季节吗?年迈的爷爷奶奶身体怎么样?家中的亲人是否也在思念着自己?还有内心深处挚爱的女友(现在的妻子),远方的她怎么样呢?等等,心头平不了的牵挂和思念!他给爷爷奶奶买了手机,通过“亲情专线”随时联系,暂时纾解牵挂之情。养护生产忙时,姚权和同事们全力参与养护,把各种假期“攒”在 一起,回家探望父母,帮他们做农活,伺候生病的老人,或者去看看在外打工的女朋友。回不了家的休息时间,他就一个人待在站所里,看守机械等物资,也不和在城市工作的同学比较,同事们说他沉稳“在得住”,和总喜欢往外跑的同龄人不一样。成家生子后,姚权对家的想念和牵挂更甚,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不能给予照顾,在幼子成长过程中陪伴得太少,心中总有深深的愧疚。

六年多的时间里,姚权一年回家也就两三次,其余时间都是工作、生活在宁蒗,渐渐适应了工作和生活他,也遇到了很多良师益友,他仿佛被同化成宁蒗本地人了。2017年底,姚权调到弥渡公路分局,我们和他交谈后,打趣他说:“到底是在宁蒗工作了几年,弥渡口音都没那么纯正了,言语中总透着宁蒗话的影子,弥渡的“大芋头”(弥渡特产,代指弥渡人)都有点小凉山“阿依苏烈”(彝族话小伙子)的味道啦!”

有人说:“吃苦耐劳”不是一个褒义词,它说明一个人能力不够,只能靠吃苦来弥补。这一说法有失偏颇,如果拥有能力,但对过程中的艰苦和辛劳不耐受,没有恒久地努力和顽强的付出,很容易半途而废,一事无成。应该说,任何工作的完成,都需要吃苦耐劳和能力兼而有之,缺一不可。

2011年初,姚权被分配到了峰子岩机化站,在分局的鼓励和支持下,他取得了大车驾照,成为了机化站的老“师傅”张昌文的“小徒弟”。随着驾驶技术日渐成熟,姚权经常被安排拉运石料。通常,一天两趟来回两百多公里,清晨6点多出发11点左右回到站所,吃过午饭再出发,下午4点左右再回到站所。一个人在蜿蜒崎岖的公路上行驶,还会遇到堵车、“不速之客”山蛇等,对人的驾驶技能和心性都是极大的挑战和磨练。不拉料子的时候,他就参与养护生产,到工地停好车,马上加入施工队伍,跟着前辈养路工学习养护技能,常常早出晚归,在工地吃饭(当地习惯吃坨坨羊肉、洋芋、粑粑等),姚权作为外地人吃不惯羊肉,只吃洋芋和粑粑,加上又是新工,同事们都担心他因为不吃肉力气不足,但是重活、累活他一样也没有落下,没有因为个人影响集体任务的完成。不仅如此,只要工作需要,大车、压路机、装载机他可以轮番操作,是一个“机械多面手”。

20146月,姚权被分局调到了战河公路管理所,战河乡距离宁蒗县城60公里,站河所管养的近90公里里程中,28公里是宁蒗和永胜来往的必经之路。每年的冬季,特别是2月份风大雪厚,大雪封山公路受阻,为了及时抢通,姚权和同事们要“苦战”一个多星期,铲雪、撒盐除冰,饿了吃粑粑、洋芋、方便面,渴了就煮雪水泡茶喝。为了完成夜间交通量观测,他守着设备在车上睡了一夜,同行的郑贤清被这个吃得了苦的年轻人所感动,至今仍记得这件“小事”。“姚权来了以后,我安排他带着小工出去干活,连工头也评价他会管理,能带人,工效高,把工作交给他我很放心。”站河所所长赵玉波说道。

肯吃苦,愿干事,干得成事,是共事过的人对他的共同评价。“没吃过苦,不具备吃苦耐劳的品性的人,那么就是很难在布满荆棘的人生路上走出康庄大道来,即使有优越的条件那也是不例外。”“打铁还需自身硬,姚权之所以能成为‘状元’,和他自身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宁蒗分局的党总支书记付正华说道。风雪、苦寒、离乡背井、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枯燥的生活并没有让姚权退缩,他凭借自己的坚持和努力沉下身子、刻苦磨练、奋力向上,完成了学生到养路人的转化,橘红工装不仅是职业的颜色,也成了他青春岁月最鲜明的色彩。

姚权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他们身上集合了农民的普遍特征:勤劳、踏实、沉稳。从小,姚权课余总会帮着父母在田地里劳作,所有家中的农活他都会干,也很愿意帮着父母分担辛劳。提起儿子成为一名养路工,姚爸爸说:“人哪有不辛苦的,我们农民在田地里辛苦,他当工人,国家给的保障比我们强多了,辛苦也是应该的。”“我们在报考之前就知道了养路工的辛苦,姚权也很清楚并愿意进这行。”“送他去宁蒗报到,路真的太远了,我看看那里的环境,觉得他的工作和生活都会很辛苦。但是年轻人,总要去历练历练,哪有不吃苦的道理。他很想家,我们就鼓励他好好工作,多锻炼,他工作也干得可以,得到了几次(分局的)表彰,我们都看到了。”爷爷虽然已经去世,但他的教导和关怀早已被姚权内化、珍藏于心了,他继承了父辈们勤劳肯干、踏实稳重的品格。

20185月,姚权被安排参加大理公路局演讲比赛,虽然时间紧,他还是全力以赴,认真记演讲稿。6月,因管理所记录员休产假,姚权被安排承担记录工作,分局部门安排落实的事项,要完成的表格,他都积极认真地学习、完成。所长不在岗时,由他带领职工进行养护生产,作为“带头人”的他,每天7点左右就到达站所,对当天的养护生产组织和安排进行思考,自己心中有数后,不急于实施,耐心听取前辈养路工的意见,再和自己的想法进行整合。“小姚和我们出来做活,累的重的他都做在前面,懂得照顾我们年纪大的,人虽然年轻,但是接人待物厚道、公道、虚心,跟他在一起干活心情都更好,弥渡分局的年轻人中我头一个看好的就是他。”52岁的东武邑所职工赵郁根这样评价姚权。“机械多面手”姚权不仅会操作机械,还会组织、懂管理,是一名真正的“养路多面手”。

从小培养的好品质是姚权涵养正能量的源泉,他不断从一人、一物、一事中汲取营养,经事、知事,从而会做事,不断丰富自身。在他的所学中,机械操作无疑是头一件。提起机械的学习,姚权很有感触:首先是因为喜欢,自己愿意学,喜欢学,同时也很幸运地在单位得到了学习的机会;其次,公路养护机械化是今后的趋势,作为年轻的养路工,学习机械操作对个人、对单位和行业都很有好处。

20187月,分局开始进行筑路机械比赛人员选拔,姚权接到通知后认真按照分局的安排参与学习、培训、选拔。在他通过大理公路局的选拔,即将参加全省的比赛前,几乎每天都可以在分局的院子里看见他大太阳下练习实作身影,,除了偶尔雨天见他在办公室看书,分局的同事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为了精进自己的操作技能,他日复一日无数次地对照考试要求不断进行自测,最终摸索出了最接近比赛要求的操作技巧。“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有鼓励年轻人成长成才的土壤,有学习精进的机会,更有勤学苦练的“钉钉子精神”,这是都是他成为“状元”的厚积。

我们很少把路况提升背后的付出对应到每一名养路工,社会通常也以“养路人”来称呼我们,对行业的评价也多限于路好不好的论断。养路工个人的努力和付出似乎微乎其微,但正是一个个“微小”的个体把苦干中总结的“铺路石”精神和养护技能用言传和身教一代代传承下来,在姚权们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成为养路人不断适应新时代要求的不变的职业法则。